首頁 > 資訊 > 娛樂 > 正文

張家輝回應渣渣輝是什么梗:大家好我是渣渣輝,是兄弟,就來買低壓槽電影票

2018-04-27 10:30:13

影帝張家輝因為一條“大噶好,我系渣渣輝”的頁游廣告,以另類港普意外晉升為新一代網紅,“渣渣輝”也成為了一個網絡熱梗,近日在宣傳電影《低壓槽》期間,網友@橫店街道辦主任曝出了一段張家輝接受魯豫采訪的視頻,再次談到了這個梗,又把這段臺詞復述了一遍,現場聽來簡直爆笑,魯豫都笑得不能自己了。

“裝備回SOU沒所謂,是兄弟就來啃我”,說完這段臺詞的張家輝自己都忍不住捂嘴大笑,對面的魯豫更是直接笑趴。

渣渣輝

張家輝還表示自己在微博上看到有人“投訴”,說自己一整個下午都給渣渣輝啃得要死,說著張家輝模仿起了自己廣告里的樣子,揮刀揮刀再揮刀。

渣渣輝

連張家輝自己都說,看到這個就煩了,所以現在都終止了合作:煩死了,唉。

渣渣輝

訪談中,魯豫夸張家輝的普通話有進步,張家輝則表示現在整個中國都在笑他,隨后一陣苦笑又重復了一遍渣渣輝。

所以到底“渣渣輝”是如何誕生的?張家輝解釋道,因為那天他感冒了,累得要死,沒想到居然會變成現在這樣,如果大家叫起來親切,也沒所謂的。

渣渣輝

看到影帝為了娛樂網友居然肯如此犧牲,大家也不要忘記支持張家輝的新電影《低壓槽:欲望之城》。

張家輝與片中飾演高級女警司的張可頤一起到廣州宣傳。之前為網游代言時普通話不利索的張家輝把自己的名字念成“渣渣輝”,如今普通話和“渣渣輝”已經成了這位金像獎影帝每到一處必備提及的“哏”,張家輝昨天被要求問普通話回答問題時,他笑說:“你們等到啦!”然后用他十年如一日的“港普”繼續“娛樂大家”。他講完后還嚴肅放話:“別光顧著笑,叫過我渣渣輝的人,都要記得來買票!”

  “每一個細胞都是張家輝的”

  《低壓槽》的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罪惡之城中,張家輝飾演的于秋是臥底警察,在何炅飾演的上司阿占的安排下,于秋多年來一直在城中各大黑勢力間游走。阿占交給于秋一個大任務,就是找出這座罪惡之城的幕后黑手——“老板”。但于秋在調查過程中發現自己慢慢走進圈套,而且設套的人不僅是黑幫,于秋在絕望中繼續尋找公義。

  這是繼《盂蘭神功》和《陀地驅魔人》之后張家輝導演的第三部電影。前兩部恐怖片沒有在內地上映,但在香港以及亞洲其他國家的票房和口碑都不錯。張家輝卻說其實自己并沒有當導演的野心。“我從沒覺得要當導演,我的演藝生涯才會完整,我很喜歡當演員。當時拍《盂蘭神功》,出來后大家的反應那么好,我反倒覺得有點不好意思。因為這部電影我還有個執行導演,在我看來,《盂蘭神功》并不百分之百是我的導演電影,但觀眾是沖著我的導演電影而來的,我心里覺得有點對不起觀眾。所以我就拍了《陀地驅魔人》,嚴格意義上說,這才是我首部導演電影。”

  《陀地驅魔人》也收到好評之后,也有不少人找他繼續當導演。這次讓張家輝繼續拍《低壓槽》的原因,是他想帶著自己導演的電影與內地觀眾見面。“所以我就想拍動作劇情片。我最先想到的是《低壓槽》這個片名。因為一般動作片的片名都比較殺氣騰騰,但我想拍的是動作和劇情都有的片,覺得低壓槽這個描述天氣現象的詞,有種風雨欲來的壓抑感,寓意蘊含著罪惡,但面對這種氛圍,人要想辦法挺過去,總能見到晴天。”

  張家輝說自己雖然沒野心當導演,但他做事的風格就是只要一開始就全力以赴做到底,所以整部電影大小事務他全程盯到底,“我差不多拼上一條命”。

  扮演高級警官戴安娜的張可頤也表示,自己在片中演的基本就是女版張家輝,“或者說整部電影都是張家輝,每一個角色他都要求以他的方式來演,也是一種有趣的挑戰。”

  張家輝笑說:“整部戲每一個細胞,都是張家輝,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”

  “我叛逆,我也不喜歡聽話”

  張家輝這次找來的演員,從張可頤、余男、徐靜蕾到何炅,幾乎都給安排了很新鮮的銀幕形象,像賢妻良母的張可頤演雷厲風行的女警司,擅長搞笑的何炅演嚴肅警察等。張家輝說:“我比較叛逆,喜歡顛覆的感覺。這種沒想到的選角方式才有新鮮感。而且這些好演員都演出了我要的效果。”

  張家輝說找何炅時,何炅確實有猶豫,怕觀眾一看到他就會笑場,“但我告訴他相信我,我有能力做到讓觀眾相信他是警司。最后他就答應了。”

  而在導演方面,張家輝說自己是“不喜歡聽話的類型”,所以也沒找合作過的資深導演們取經,“拍張家輝自己的電影,干嘛要問別人的經驗?我當演員時很安靜,不說話的,可能也觀察了不少導演的拍片方式,多多少少會有影響到我,像林超賢、陳木勝他們。但真的當導演時,我沒向他們求教。”

網友評論

評論功能正在開發調試中,后續會開放使用!

时时彩规律口诀